四季无春

夏蝉将语1

张佳乐坐在饭桌对面,礼仪性朝着对方露出笑容。

“怎么?还在生气我之前不辞而别的事情?”孙哲平让服务生倒上红酒,举了举杯。

张佳乐慢慢收住笑“我本来就不是个多么大方的人,你该知道,之前你怎么说我来着,贫民出身,事事计较?”但同时也举起了酒杯。

孙哲平彻底笑出声,而后轻轻过去同对方碰杯,喝下一口“那我该感谢这六千万的投资,至少使我们还能坐在一起吃饭。”

“是啊,资本的力量是强大的。”张佳乐也重新笑道“虽然对你来说可能依旧是玩的事,但对我来讲很重要。”

这句话讲出,使得孙哲平缓缓抬眼望过来,接着拿起刀叉切割着眼前的牛肉,能看得见手背上一条青筋,浮在那里,一如几年前他做文件时,火大得点着鼠标和键盘,不知道用了多少力气。此刻人安静地对付着牛肉,片刻之后,才轻轻道“仅仅是资本吗?难道你没想过还可以和我睡觉吗?”

张佳乐也没有看他,去拿旁边的盐瓶,若无其事道“你要是送上门,我倒是无所谓。”

“我可真贱啊……”孙哲平忽然也伸了手,握住张佳乐的手腕,将盐瓶拿到自己这边。

 

…………

 

浴室里的人还在冲澡,张佳乐坐在床上想着到底怎么回事。如果抛开他和孙哲平以前的关系,单从目前来看,是投资方的大老板和他这个创业公司的小老板即将发生关系,真是一个游走在各种条款边缘的大八卦。

但不容他多想,那边人已经擦着头发走了出来,仅仅腰上系了条浴巾,水珠滴滴答答沿着头发丝流到形状好看的肩膀上,甚至淌在肩窝中。

“怎么?到现在还是不吹干头发吗?”张佳乐随口说道。

孙哲平却是晃了晃头,笑着坐过来“你还记得我的习惯啊?”不等张佳乐再开口,便吻了过去。张佳乐还是犹犹豫豫,所以他的舌头只是划过孙哲平的唇边便不再向里,浅浅的仿佛受惊般丁点触碰着对方的口腔。

孙哲平终于被这个样子弄得厌烦了,向前一推,将人按在床上,而后抓住他的手,让其环住的自己的脖颈“别想那么多,而且也没有用。“咬住张佳乐的一侧锁骨。

是啊,想多了的确没有什么用。过去的事也好,现在的事也罢,哪一件是可以用想来解决的,张佳乐记得那时候他在超市看到和以前logo相关的样子都会难过,有用吗?没有。他忽然一用力撑起孙哲平的身体,然后抬起一只腿,压着这个人的腰往旁边一翻,将他按到自己的下面,随即攥住对方的手腕压去他的头顶,审视一般地看着对方的脸,却一言不发。

孙哲平眨了眨眼睛,喉结稍微耸动几下,歪歪头“别看了,还是那个样子。”话音才落,张佳乐已经俯下身,开始亲吻他的耳垂和脸颊,然后抬起的他的腰,让孙哲平弓起身子,以便自己更方便地去亲吻这个人的漂亮的小腹。毛发沿着中线往上,轻轻划到肚脐后戛然而止,张佳乐的手指顺着它往下摸索过去,直到那人腿jian“我先让你she出来?”

评论

热度(17)